铁骑金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行业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对书中“错误形象”不满?马斯克:已安排人给

发布日期:2021-09-29 16:15 来源:未知 点击:

凤凰网科技讯 8月5日消息,特斯拉CEO马斯克在社交平台表示,如果你对特斯拉、SpaceX和我的事情感到好奇,沃尔特·艾萨克森正在一本传记。

马斯克曾表示,艾萨克森已经跟随他好几天了,为这本书收集材料。

马斯克推文

此前,《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记者蒂姆·希金斯(Tim Higgins)在《权力游戏:马斯克、特斯拉和世纪赌注》(以下简称《权力游戏》)披露了许多关于马斯克于他公司中不为人知的内幕。而马斯克对书中的许多内容并不认同。

POWER PLAY elon musk tesla and the bet of the century

《权力游戏》中披露,2016年马斯克和库克在电话中谈到了苹果收购特斯拉的可能性,马斯克告诉库克,只有成为合并后公司的CEO,苹果才能收购特斯拉。

马斯克随即在社交平台否认了这本书的内容,称它是“虚假和无聊的”。并且明确否认他和库克曾经交谈或写信,重申了他几个月前的声明,即他一度要求与库克会面,讨论苹果收购特斯拉的可能性。

马斯克参加节目

马斯克此前曾声称,他曾与库克进行过接触,希望就苹果收购特斯拉的可能性进行讨论。根据马斯克的说法,库克拒绝参加这次会议。值得一提的是,库克在4月份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从未和马斯克说过话,但他对特斯拉“非常钦佩和尊重”。

除此以外,《权力游戏》还曝光了许多马斯克不喜欢看到的内容。

马斯克

《权力游戏》还透露,特斯拉内部工程师很早就担心马斯克在Autopilot上承诺过多。

知情人士称,2016年底,特斯拉准备发布新版Autopilot硬件和软件,这距离该系统首次在道路上应用已经过去了一年。当时,Autopilot团队负责人斯特林·安德森(Sterling Anderson)越来越担心马斯克会在Autopilot系统上承诺过多。安德森知道,即便配备上他正在开发的升级版功能,Autopilot也无法完全控制汽车。他担心马斯克会宣布Autopilot为全自动驾驶系统,于是把这一顾虑告诉了时任特斯拉销售和营销主管的乔恩·麦克尼尔(Jon McNeill)。

特斯拉法务和公关部门的员工彼此传达了安达森的担忧。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他们都努力让马斯克谨记这么一条信息:车主在使用Autopilot时需要把手放在方向盘上。然而,马斯克在带着电视记者试驾时不断把手脱离方向盘。

马斯克与前妻

凤凰网科技曾报道:马斯克为拯救特斯拉:暴怒、威胁解雇高管,要求单季交付一年的车

2018年,刚刚熬过“生产地狱”的特斯拉又迎来了“交付地狱”。那时,特斯拉命悬一线,需要向顾客交付足够的Model 3来为公司续命。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坐不住了,他向副手们下了交付死命令,完不成就走人,他将亲自接管。

《华尔街日报》记者蒂姆·希金斯(Tim Higgins)即将出版的新书《权力游戏:马斯克、特斯拉和世纪赌注》披露了背后的内幕。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拉斯维加斯销售团队在线上吗?”。2018年9月的一晚,马斯克与他的销售人员通话时问道。

拉斯维加斯团队在线。当时,负责人凯利·亨特(Cayle Hunter)刚上任9个月时间,领导的是一支特斯拉销售队伍,他的办公室距离拉斯维加斯大道不远。他正在焦急地等待马斯克的下一个问题。

“你今天分配了多少人去提车?”马斯克问道。

这是亨特的一个重要时刻。他的团队已经安排了1700人在接下来几天去提取Model 3,创下纪录,他可以骄傲地宣布这一成就。当时,马斯克已经把特斯拉的命运押在了这款紧奏型Model 3身上,希望它能帮助特斯拉转变为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引领电动汽车的新时代。那时,特斯拉需要交付数以千计的Model 3来维持生存。

Model 3

亨特已经创下纪录,但是马斯克并不满意。他要求亨特在次日把提车人员的数量增加一倍以上,否则他会亲自接管。

而且,马斯克还表示,他听说亨特的团队一直依靠电话来安排提车事宜,现在得停止。马斯克称,没有人喜欢在电话里交流,这占用太多时间,得改用短信,这样会更快。如果他在第二天再听到使用电话安排提车的事情,亨特就会被解雇。

不久前,亨特的妻子和孩子刚刚搬到拉斯维加斯与他团聚,他们才把行李箱的东西取出来。而现在,马斯克则发出威胁称,如果亨特不在24个小时内完成看起来不可能的事,他就会被解雇。

那时,成立15年的特斯拉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和资金了。

特斯拉先是在Model 3身上经历了“生产地狱”,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是随着生产问题逐步得到解决,马斯克又面临新的“交付地狱”:如何把新生产出的Model 3交到已付款的顾客手中。这些钱能够让特斯拉多支撑几天。

一个季度交付一年的车

2018年9月,不论从个人还是职业角度来说,马斯克都处于崩溃状态。许多他最信赖的副手离他远去,包括公司的顶级销售和交付高管,这些人曾试图让特斯拉摆脱这一处境,但是于事无补,导致马斯克来接手这一烂摊子。

与此同时,他还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欺诈指控。这是一个真正威胁,可能会把马斯克驱逐出特斯拉,起因就是马斯克在几周前声称已获得将特斯拉私有化的资金。

但是,如果马斯克不赶在第三季度结束前的三周里扭转特斯拉的交付困境,一切就都不重要了。马斯克已经承诺要在第三季度实现盈利,他希望兑现这一承诺。截至2018年8月,特斯拉手头现金已降至16.9亿美元,勉强能够维持公司正常运转。

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

在公司内部,马斯克逼迫销售团队在第三季度交付10万辆汽车,这大约相当于特斯拉在2017年全年销售的汽车。目前尚不清楚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当时能否生产出这么多的汽车,该公司的汽车良率并不是很高。

马斯克计划是指望特斯拉在9月的最后几周交付近60%的汽车。那些发往美国东海岸的汽车要先生产,因为它们的运输时间更长。由于弗里蒙特工厂就在美国西部,所以发往西海岸的汽车生产较晚。但是不管远近,这些汽车都需要在第三季度结束前送到顾客手中,这样才能计入第三季度业绩中。在特斯拉内部,一些人把这个过程称之为“浪潮”,意思是同时向顾客交车。但是这一次,这个浪已变得太大、太急,以至于可能会把公司打翻。

不能抛弃我

对于特斯拉来说,交付中心可以发挥部分像传统汽车经销商那样的功能,但是该公司并没有扩建。相反,马斯克逼迫公司直接向顾客的家中和办公室中交付汽车,完全跳过实体交付点。

一开始,特斯拉计划设计自主品牌的汽车运输船,但是随后放弃,因为这么做成本太高,太耗时间。现在,特斯拉员工和合同工直接开车到车主家中,把钥匙交个车主。然后,驾驶员叫一辆Uber或者Lyft返回办公室。一些驾驶员为了节省时间,在抵达顾客家中前就叫了网约车,但是有时会出差错,因为Uber司机会早到。

运送Model 3的卡车

但是,随着第三季度临近结束,特斯拉无法预测需要多少辆卡车才能把越来越多的汽车送到交付中心。第三方汽车运输船也无法为他们提供足够的空间。

在一次夜间电话会议中,一位刚刚被聘为客户体验和运营主管的经理终于忍不住了,她向马斯克报告了这一坏消息:特斯拉无法实现马斯克要求在本季度交付10万辆汽车的目标,他们有望交付大约8万辆。

马斯克并不买账,他要求实现这一目标。没过几天,这名经理就被解雇了。马斯克在面向销售高管举行的夜间电话会议上称,解雇她不是因为她不会溜须拍马,而是因为她“根本没有执行能力”。实际上,她给了马斯克一个他不想听的答案。马斯克想要听到的是,“我们会竭尽所能”。特斯拉经理们已经习惯了不向马斯克挑明真相。

还有一次,一名高级销售经理实在无法忍受了。在特斯拉工作近两年后,他放话要离职。这一消息传到了时任特斯拉CFO的迪帕克·阿胡加(Deepak Ahuja)那里。阿胡加不想失去这个有前途的经理,试图留住他。但是,马斯克的反应却截然相反:暴怒。

在弗里蒙特的交付中心,马斯克找到了这名经理。马斯克的身子前倾压过了这名经理,对他大声谩骂,要求他离开。“我不想这里的任何人在眼下这么重要的时刻抛弃我。”马斯克咆哮道。

马斯克还跟着这名经理到停车场。这一幕实在过于丑陋和公开化,以至于特斯拉董事会最终展开了调查,同时也试图查明马斯克是否推了这名经理。几个月后,特斯拉董事会发布声明称,双方并没有肢体冲突。

随着9月底越来越近,特斯拉制定的惊人销售目标似乎遥不可及,马斯克转而在Twitter上向他的忠实粉丝发出了不同寻常的请求:帮助我们交付汽车。

最终,特斯拉在第三季度交付了8.35万辆汽车,创造了纪录,超出了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但是比公司制定的10万辆内部目标低了15%以上。另外1.2万辆汽车正在运输途中,要算在第四季度了。

马斯克

尽管没有达到马斯克目标,但是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成就了。这还足以推动特斯拉在第三季度实现了3.12亿美元利润,部分原因是特斯拉交付的许多汽车都是高价车型。当时,特斯拉创造了季度利润纪录,令许多预测特斯拉亏损的华尔街分析师感到意外。在第三季度的最后几天,马斯克还与SEC和解了欺诈指控,能够继续担任特斯拉CEO,但是Twitter的使用会受到限制。

2019年1月,马斯克开始专注于向欧洲和亚洲的早期顾客交付更高利润率的Model 3车型,并努力削减美国成本,为此大量裁员,其中就包括亨特。

马斯克在回应《权力游戏:马斯克、特斯拉和世纪赌注》披露的内容时称:“虽然不是全部,但你读到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胡扯。”(作者/王晓斌)